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变身休真记-第11章 谁是妖孽
变身休真记-第11章 谁是妖孽

变身休真记-第11章 谁是



     「哦,谢谢了啊。」把领队对我说的话又向老姊重複了一遍,我们两人都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,不去管他了,跟我们又没有任何关係,我们两虽然修炼了奼女心经,但我们严格的说来都不是江湖中人误诮誌说,魟魡魠凤我们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,江湖的规矩我们可不懂。

     一路走走停停,看着风景不知不觉就到了黄昏,终于来到了我们的露营地,由于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旅行,在领队的帮助之下才搭好了帐篷,之后我则帮着领队为大家做了一碗麵疙瘩。

     麵疙瘩是老爸比较爱吃的食物之一,在我变成女人后,他没有事就会要我做一次给他吃,所以我做麵疙瘩的手艺非常的高,看着我熟练做饭做菜的样子,那些带着女朋友或是妻子的男人,一个个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。

     就在我们吃饭的时侯,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出现在了我们的营地,虽然徽杭古道不是什幺真正的户外线路,但是离我们营地最近的一个村庄也要走两个多小时才可以到的。

     看着这个小孩子髒兮兮的,别的人都不怎幺爱搭理他,我和老姊就把他拉了过来,问他是怎幺回事,天都黑了还一个人在山里,原来他是这座山上护林员的儿子,来这里找他爸爸的,结果爸爸没有找到,自己却落了难。

     看着这个山里孩子傻乎乎的样子,我的心里就想笑,跟老姊一个人分了一点麵疙瘩给他,又从包里拿出一些零食,很快的就把他的小肚子给搞定了,山里的手机没有信号,我们答应他,明天一早就带他去找他的爸妈。

     吃过饭,大家玩了一会杀人游戏后,就各自进入各自的帐篷睡着了,我们也带着小男孩进入了我们的帐篷,就在我正要脱衣服进入睡袋的时候,突然听见我们的帐篷外面,有人对着我们的帐篷呼了一句佛号「阿弥陀佛」。

     听见佛号,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白天碰见的那个老和尚,拉开帐篷门的拉链,把头伸出去一看,果然是那个老和尚,我冲着他笑了笑说:「大师,有什幺事吗?」

     「大胆妖孽,还问什幺事,出来受死。」老和尚对我吼道。

     我在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,这个大和尚是不是有病啊,我们又没有惹他,他要我们受什幺死啊,真的是麻烦。

     只好把才脱了的衣服又穿了上身,出了帐篷,见别的帐篷一点动静也没有,按道理这幺大的声音他们不应该听不见啊,是不是已经遭了大和尚的毒手,于是我生气的问他:「他们怎幺了啊,你对他们怎幺了。」

     「阿弥陀佛」老衲只是要斩妖除魔,这些人,只是点了他们的睡穴而已,听见他说我们的同伴都没有事,我的心也放了下来,看了他一眼,觉得他的长相非常的慈眉善目,怎幺也不像是一个坏人啊,为什幺非要跟我们过不去了,我们一没招谁,二没惹谁,我们是好人啊。

     这个时候老姊说话了:「清问大师,你说的妖孽指的是我们吗?」

     「呵呵,不是你们还是谁人啊。」他对着我们怒目而视。

     真的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老姊又问:「请问你为什幺要说我们是妖孽,我们不是啊,我们都是人,没有做过坏事,我们还经常到庙里烧香拜佛的。」

     听了老姊的解释,他的嘴里「哼」了一声,然后对我们说:「就评妳们身上的这一身魔功,还说不是妖孽。」

     我们到现在才搞明白,原来他是看出来我们身上的武功出处了,老姊还想跟他解释一下,他似乎等的已经不耐烦了,大喝了一身:「妖孽,受死吧。」就向我们一掌打了过来。

     老姊的功力尚浅,三招都没过就被他一指点中,躺在了地上,剩下我一个应敌,但好在我的天赋比老姊要高出好多,并且已经达到了奼女功第二重天的境地,勉勉强强的接了老和尚的一百多招,慢慢的就开始坚持不住了。

     到了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个老和尚是真的要杀我们,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,头脑反而变的十分的清楚,奼女功的所有招式一下子立刻在我的脑海里全部显现了出来。

     一咬牙,心里喊了一句「老娘跟你拼了」,一边和他对战,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我脱了下来,嘴里还发出了可以摄人心魄的呻吟声,脸上的表情也变的非常的饥渴、淫蕩。

    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老和尚渐渐开始招架不住了,我的心里一喜,感觉有门,立刻把奼女功的内力发挥到极致,慢慢的老和尚的招式越来越慢,眼神也开始变的涣散,瞅準一个机会,我站在老何尚的面前,一手搓揉自己的乳房,另一只手则抚摸上了自己的下体,嘴上呻吟的声音估计几里路外都能听见,脸上了的表情则好像是吃了几十斤春药一样。

     这是奼女功中极其厉害的一招,叫做「欲迎还休」,顾名思义就是好像要迎合你,但真正的是让你休息,他在我这绝招的攻击之下终于控制不住自己,一只手向我的胸部伸来。

     望着他的手一点点的接近我的乳房,我的心里好紧张,只要他的身体进入我的一尺範围内,我抚摸下体的那只手就可以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击中他的下体。

     很快的他就进入了我的攻击範围之内,这个时候我却下不去手了,虽然他一心想杀了我和老姊,可我就是没办法对他出手,最终我搓揉下体的那只手没有攻向他的下体,而是点向了他的晕穴。

     就在我觉得要点中他昏穴的同时,他的身体突然往边上一滑,伸向我胸部的那只手化掌为指点中了我的麻穴,我立刻全身酸软的跌在了地上,被他点中的那一霎拉,我连肠子都悔青了,我能放了他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和老姊的,看了老姊一眼,她的眼中也是一丝苦笑。

     老和尚看了看地上的我们,盘腿坐了下来,双眼在我身上看个不停,此时的我是一丝不挂,心想:看就给他看吧,反正就快挂了,就是不知道临死前,他会不会在我身上发洩一下的。

     想像的事情都没有发生,反而见老和尚摇着头在一遍遍的说着:「可惜,可惜,真是可惜了。」

     也不知道他说可惜是什幺意思,但不管是什幺,已经跟我们都没有任何关係了,这个时候听见大和尚对我们说:「两位施主,宅心仁厚,又都是练武的好材料,却没有走上正道,跑去练这种人人所不齿的淫功,嗨……实在是叫人惋惜啊。」

     听着老和尚的话,感觉好像有门,于是我就对他说道:「大师,可以先让我穿起衣服我们再说话吗?」

     我话一说完那个大和尚坐的地方立刻飞出两片树叶,分别打在了我和老姊身上,立刻我和老姊就恢复了行动,我赶紧把刚才对敌时候脱掉的衣服又重新穿上,学者电视上的样子跪在了大和尚面前,对着大和尚说:「请大师指点。」

     见我们这样,他又歎了口气说道:「你们练的是什幺功夫你们自己心里面是最清楚不过的了,今天在白天你们被我看见以后按理说是有死无活的了,就在我晚上準备出手送你们重新转世投胎的时候,见到了妳们对这个孩子时候的样子,之后又在打斗中故意卖一个破绽给妳们,很幸运妳们都通过了考验。」

     听到这里我和老姊都吓了一跳,心说看来好人还是有好报的,呵呵。

     停了一会他又接着说:「既然妳们已经练了这中淫功,也不能自暴自弃,千万不能用淫功害人,这是天地所不容的,最好妳们能够用妳们淫功做一些为国为民都有益的事,在明清的时候就出过一个奼女教,他们的两任教主也是练淫功出身,可是仍旧为国为民做了很过有益的事情,你们要向这样的前辈看齐知道吗?」

     说完目光象火炬一样的看着我们,我和老姊心里都是一惊,赶紧连连称是,我本来想告诉他我就是奼女教的教主。他说的那两人是我的师傅和师祖,可是又觉得没什幺好说。

     「该说的都已经跟妳们说了,听不听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,这里有一本『清心寡慾经』你们在练原来功夫之外再练练这个,对你们是会有帮助的。」说完就把书丢在了我们面前,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了。

     在他离开的时候我们又同时对他念道:「谢大师不杀之恩。」只是心里已经没有刚才的诚心了。